水果下载app

♂? ,,

伍岳考虑了一会儿,说出了如果薛晨答应他的请求会给出的报酬。

“我可以将薛先生的所有调查资料封存,确保以后不会再有其他人看到,也就是说,不会再有人来叨扰的生活。”

“刚刚我也说过了,失去联系中的四个战士中有我的儿子,我不希望他出事,如果能够找回他,我会欠一个很大的人情,也将赢得我的友谊。”

“除此外,我还可以拿出三百万的酬劳,我也知道薛先生家财万贯,可能看不上这三百万,但这已经是我能够付出的极限了。”

伍岳一口气说了三个能够给与的报酬,薛晨听完了也没有太大的反应,缓了一下后问道:“伍主任,难道就真的认为我能够做到?”

伍岳脸上的神情有一点复杂:“我不知道,但这是现在我能想到的唯一一个办法,也可以说是赌,与其什么都不做,不如赌一赌试试,往大了说,四名战士活着回来有很重要的意义,他们身上有些比较重要的信息,往小了说,我也是一个父亲,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。”

他也的确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,四个人是迷失在了中缅边境的另一边,是他国的国土,而且还是地形十分复杂的山林地带。

因为失去了通讯,根本无法定位四个人的具体位置,想要找到四个人可能需要投入几百的搜救队才行。

可那是绝对行不通的,如果被邻国侦察到了,势必会引起更大的政治纠纷,所以搜救只能悄悄的进行,那么如果只是派出十个八个人去搜救,效果微乎其微,找到人的可能性太小了。

在没有合适办法的时候,他忽然想起了在半个月前看到的那些从云州省递上来的资料,他考虑了许久,决定赌一把。

薛晨也在考虑,对于伍岳给出的三个报酬,他对后面两个不是很在意,倒是对第一个很看重,对于现在正在发生的事,他很不希望在出现。

高校mm车棚下等闺蜜好清纯

“伍主任,说封存那些关于我的资料?假如哪一天调离了岗位,不会有其他人看到吗?能确保那些资料永远不会再被其他人看到?”

伍岳很了解薛晨的担忧,他重重的点了点头,十分肯定的说道:“对于这一点,薛先生且放心,我既然这么说,就敢保证。”

“我也不妨直说,国各地都有类似的调查,目的是了解一些人,是不是和国外的一些势力有勾结,是否是间谍等等,资料堆满了柜子,尤其是那些毫无价值的资料,虽然按照规定不能销毁,但也会放入特定的仓库内,可能十几年,几十年都没有人翻动,我可以让薛先生的资料出现在最底层。”

听了伍岳的这话,薛晨笑了笑:“伍主任,说的好像我真的是国外间谍一样,我更没有做过危害国家的事,我的资料本来也应该出现在那里。”

“薛先生,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伍岳慎重的问道。

呼。

薛晨长出了一口气,考虑着说道:“那好吧,我可以试一试,至于成不成,我不敢保证。”

深思熟虑后,他答应了,原因也很简单,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伍岳帮助他把砸店案给破了,更没有以权势来压他,而是以这种委婉的方式,让他难以拒绝的柔和办法。

再有就是肯将他的资料彻底封存这个事,也觉得是打有必要的,他可不想日后关于他的资料再次被其他某些国家部门的领导看到了,在出现在他面前,更何况,可不是每一个掌权的人都像伍岳这么好说话。

见薛晨答应了,伍岳也松了一口气,心中隐隐有些激动,心里也很明白,既然薛晨答应了,那就是真的有能力去办,也许不会百分百的成功,但是有几率的。

这就好比面前摆着一块巨石挡在了道路上,有力气大的说可以试一试搬走,虽然这个大力士不一定真的能将巨石搬走,可还有希望,而更多的普通人看到巨石后会直接摇头,因为那对他们来说是不可能的事,可能不仅没有将巨石搬走,反而会伤到自己。

这次的救援也是一样,没有真本事的人进入了那地形复杂的老山林里,别说救人了,可能自己都活不过一天就会挂掉。

伍岳又向薛晨介绍了一下具体的情况,失去联络的战士一共四人,三男一女,是在十六天之前失去联系的,在失去联系前四个战士曾和当地的一些武装势力发生过冲突交火,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通讯装备损坏或遗失了。

“有没有可能四个人都已经……”薛晨看向伍岳。

伍岳神情一黯:“是有这个可能,但可能性不太大,因为是个战士都是国安部门的精锐,而且还是在复杂的山林中,可能会有伤亡,但不至于都都牺牲。”

“哦,那就好。”既然是找人,他当然不希望人没找到,只找到了四具尸体,那就太没意思了。

“薛先生,除了之外,我们还可以再找三名战士配合,共同协作。”

其他人配合他?薛晨当然不需要,反而在他看来,那只会让他有些碍手碍脚,不太方便施展一些手段。

可还没等他拒绝,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,刘晴霜出现在了门前,先是敬了个礼,眼眸亮晶晶的说道:“我愿意进山搜救。”

看到刘晴霜推门进来,还说了这些话,薛晨愣了一下,然后有些想笑,也明白了,原来她竟然一直在门外偷听,这胆子是不是太大了。

而伍岳更是嘴角抽动了一下,他和刘建国有些接触,也略有耳闻这位年轻的刑警中队的队长,却没想到竟然这么跳脱,胆子也这么肥,竟然敢在门口偷听组织上的领导和他人谈论重要的军情信息,严肃的处理的话,至少也要记大过,甚至被撸了警衔被关押都是可能的。

“刘晴霜同志,怎么能在门外偷听了,这是违反纪律的,知不知道!”伍岳不悦的斥责道。

刘晴霜悄悄的吐了下舌头,明眸中闪过慧黠:“岳主任,我知道,所以我要戴罪立功,愿意陪同薛晨一起去进行搜救。”

“嘎?”伍岳反倒被说的愣了一下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薛晨看向有些调皮的刘晴霜,认真的说道:“别胡闹,我是去找人,不是去旅游。”

“我知道是找人,我可以帮一起找,不要小瞧我,我在警校时的野战科目可是几乎满分的,森林里什么能吃,什么不能吃,什么环境危险,什么样的蛇有毒……这些,我都知道。”

刘晴霜说了很多专业的野战技巧,可是对薛晨来说却是没什么用处,他有玉瞳空间在,可以盛放很多吃喝,也不用在外寻找吃喝,至于毒蛇,先不说能不能咬到他,就算咬到了,用回春能力治疗一下就是了。

他的各种能力施展出来,在野外生存一辈子都不是问题,又怎么用得着其他人协助,只会成为累赘,还不方便他施展手段。

伍岳站起了身,说道:“薛先生,我会让人明天给订好机票的,会在京城进行转机,然后直达瑞丽,一路上我都会安排好人的,但是到了那边后,就要靠自己了。”

薛晨说了声没问题,和伍岳点了下头后走出了房间,刘晴霜也跟了出来。

“欸,薛晨,我不是在开玩笑,让我和一起去吧,我肯定能帮到的。”

薛晨不理会他。

“真的,我在警校时参加的越野生存考核能力几乎是满分,很厉害吧。”

“倒是说句话啊……”

等刘晴霜拉住了他的胳膊,薛晨不得不站住了,很疑惑的问道:“这又不是去旅游,为什么要跟着去啊,也应该也知道那老山林里是什么环境吧,蚊子大的能吃人,如果我是,肯定不会无聊的往那里钻,宁可钓钓鱼,看两场电影。”

“嗯……可我就是想去啊。”刘晴霜眼眸闪烁了一下,忙不迭说道,她在警校时学了那么多的野外生存和战斗技巧,可是却从来没有施展过,实在是太可惜了,也想要温习一下功课,免得荒废了。

薛晨也被纠缠的有点烦了,说行和她说,如果伍主任答应的话,那他就无所谓。

看到刘晴霜考虑了一下后走开了,薛晨舒了一口气,心想,这个办法还真不错。

第二天上午七点多钟,一辆辆兰德酷路泽开到了莲花池边的山上,薛晨走出院门,拉开了副驾驶的门,刚一坐上去,就听后排有人发出欣然的轻笑声,和他打了个招呼。

“薛晨,早啊。”

薛晨转过头,看到刘晴霜唇角带着梨涡,正笑吟吟的用那双澄澈的漂亮杏眸看着他。

“这是?”薛晨呆了一下、

“不是说过,只要伍主任答应就可以让我一同前往吗?我已经取得了伍主任的同意。”刘晴霜欣然说道。

“伍主任,答应了?”薛晨又怔了一下。

刘晴霜翘着嘴角,点了点头:“是啊。”

薛晨挠了挠头,他把刘晴霜这个麻烦的问题抛给伍主任,就是希望伍主任能管住她,可看起来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啊。水果下载app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