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抖抖音视频

好看的抖抖音视频 “我,安安,我原谅欺骗我,也原谅我好不好?”路其琛满脸期待的看向夏安说道。

“原谅我,原谅我什么?”夏安再度将路其琛甩开,对着他怒吼道。

夏安此刻又绝望又无语,她根本就不需要路其琛的原谅,自始至终她就没有做错什么。

现在路其琛的表现足够说明,他才是卑劣的那一个。

这个男人跟路其琛发生了三次关系,他却说只有一次,摆明他以为后面的两次,自己什么都不知道。

不,或许不止两次,那只是刚好被她看到的而已,在她不在景园的那段时间,孤男寡女的发生点什么,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

思及此,夏安觉得自己马上要崩溃了。

“路其琛,我恨!”

夏安咬牙切齿的对路其琛说完,便再度跑开了。

她不想再多看路其琛一眼,因为每一眼都能闪现张璐的影子,让她觉得恶心。

路其琛照旧想要追上去,却因为夏安的一个字,驻足不前。

“滚……”夏安见路其琛想要拽着自己,突然吼了一句,她满脸的泪水,脸色苍白得就像是一具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尸体。

清纯美女森女系短裙白皙肌肤清新气质写真图片

路其琛怔住了,他看到了夏安目光里弥漫着憎恶和厌倦,她是从心里真的讨厌自己。

路其琛只能远远地看着夏安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,经历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,就算遇到再困难的事情,路其琛都能游刃有余的解决,可唯独到了夏安这边,他却变得束手无措了。

“其琛,没事吧?”张璐十分温柔的来到路其琛的跟前,扶着他满是心疼的问道。

刚才路其琛急匆匆下楼的时候,张璐就觉得不对劲,这才跟了上来,果真路其琛是出来见夏安的。

张璐知道只有夏安才能牵动路其琛的心。

不过这一次张璐的愿望实现了,二人不欢而散,便是她最想看到的一幕。

“走开,别管我。”路其琛面无表情的甩开张璐的手,语气冷淡的说道。

张璐十分识趣,她知道现在路其琛的心情很不好,她才不会笨到让他将火气发泄到自己的身上。

索性张璐在路其琛快要发飙之前,就乖巧的跟在他的身后,不吵不闹安静的很。

路其琛大步走在前面,根本就没有看着四周。

张璐听到鸣笛的声音,顺势看过去,一辆车正冲着路其琛这边过来。

可路其琛正在想着夏安的事情,没有看到车,也没有听到鸣笛的声音。

“其琛……”

张璐十分紧张,疾步跑了过去,直接将路其琛推倒在地上。

“啊……”

张璐一下就被车子撞到在地上了,这一下虽不足以致命,可却让张璐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。

车主急刹车,张璐并未被撞飞,只是被撞到了。

路其琛也回过神来,看着张璐躺在地上,他顿时反应过来,快步来到张璐的跟前,将她抱在怀里。

“张璐,怎么样?”路其琛有些担心的看向张璐询问道。

他知道张璐是因为救他才会出事的,自然满是自责。

车主这会也下车了,十分紧张的看着二人问道:“我已经鸣笛了,我也在第一时间刹车了,可是们都不躲开呀,我真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“闭嘴,没人让负责。”

路其琛听见车主叽叽喳喳的声音,吵的他更为心烦了,这才一句话将车主的嘴堵上了。

稍稍给张璐检查了下,发现她没有大碍,只是磨破了皮,安全起见路其琛还是带着张璐去了医院。

自然那个车主也被路其琛赶走了,他不想因为一点医药费,给自己招惹太多的麻烦。

医院里。

好巧不巧,给张璐负责包扎的人是佳妮。

看着张璐只是受了一点轻伤,路其琛就紧张成这个样子,佳妮气不过,所以在给张璐包扎的时候,故意加重了手上的力度。

“啊,轻点不行吗?”张璐只觉得手臂上有种钻心的疼,这才没忍住,直接对佳妮叫道。

“喊什么喊,又死不了人,不这么包扎很容易感染的,是想要留疤吗?”佳妮阴阳怪气的看着张璐道。

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佳妮也没闲着,反正她是决定了,不管怎样都不能让张璐好过。

张璐是一个十分爱美的人,一听佳妮这么说,此时就算是疼,她也得忍着了。

张璐咬着嘴唇,不让自己喊出声来。

等在外边的路其琛见张璐的表情十分痛苦,不知道她到底伤的怎么样,这才有些没忍住推门进来了。

“佳妮,张璐没事吧?”路其琛紧锁眉头的对佳妮询问道。

佳妮抬头看看路其琛,见他这么着急,更加坚信他就是在担心张璐,差点就直接发飙,不过碍于护士的专业素养,她忍住了。

“放心吧,只是磨破了皮,要是这样都能出事的话,那定然是因为坏事做尽,上天对她有所惩罚吧。”

佳妮以往可是不敢这样跟路其琛说话的,现在要不是因为替夏安打抱不平,估计她也不会这样。

一听佳妮不阴不阳的话,路其琛眸昵了一眼佳妮,不过却也没跟一个小姑娘计较。

张璐的脸因为佳妮的话憋得通红,要不是因为路其琛在场,估计她早就跟佳妮动手了,上次她能推她下楼,现在她又怎么会不敢对佳妮动手呢?

佳妮现在对张璐是旧恨加新仇,所以包扎到一半的时候,佳妮是真的忍不住了,这才出去找了另外一个同事来给张璐包扎。

张璐见佳妮敢怒不敢言的样子,顿时心情都变得好了很多。

等张璐的伤口被处理好之后,她就直接跟路其琛回了景园。

刚到景园,沈清就大惊失色的来到张璐的跟前,好像受伤的是她女儿一般的心疼。

“哎幺,璐璐,怎么这么不小心啊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?疼不疼啊?到底是谁把弄成这样的?”

沈清喋喋不休的在张璐的耳边叨叨,说真的,张璐是真有些受不了。

不过,却碍于沈清的身份,她这才满眼笑意像是没事人一般的对着沈清说道:“清姨,您别激动,我没事,我就是……”

“张璐是因为救我被扯撞到的。”路其琛抢先回答了沈清的话。

Tagged